<<返回上一页

前优客李林李骥:大陆的不自由在于太自由

发布时间:2019-01-25 08:10:00来源:未知点击:

稍微上了点年纪的人,可能对于优客李林这个名字都不陌生,这个当年在两岸三地乐坛红极一时的台湾组合1996年突然解散后,两位成员也各奔东西与如今依然在歌坛活跃的林志炫不同,组合另一位成员李骥则转战大陆商界,成就了一番事业日前,李骥在上海接受了专访,在访问即将结束时,他结合自己在两岸长期生活的经验,向记者深入阐述了他对于两岸制度差异的看法本访谈共分为四个部分,以下为最后一部分 离开乐坛的李骥,如今在大陆致力于青少年教育以及弘扬中华文化的工作 记者:你在大陆这么长时间有没有觉得有些地方很不自由 李骥:大陆地区现在的不自由来自于大家都很自由,所以你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你要考虑别人会怎么做,上海已经在改变了很大的不自由在于过街的时候,那时候我在北京,这也是一个故事 2000年的时候到北京,我在东四十条的二环外,那个街很宽,八车道,你要从北到南跨过一个街,车子当时是绝对不让人的,他就算按喇叭,速度也不会慢下来我的北京朋友就说,那时候只有做一个勇敢的中国人,往前冲,你比他更勇敢,他才会让你 但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家都很自由的状态,因为管理的不够健全,或者当时还没有明确的法规 记者:那在网络审查方面呢比如在大陆,Facebook、Twitter、Google上不了,或者说需要通过其他的方式才能访问到这些海外网站 李骥:就看我们从哪个角度来看了我真的是没有受到这个的影响很大,我不去使用这些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我也明白某些人会把它当做是一个自由度的指标自由度的指标必须要站在你是用什么样的立场去看这件事情 Facebook确实影响了很多地区,尤其是民主地区的一些事件,甚至是政治事件后来也就发现,它的影响层面甚至到了总统选举里面的假新闻,而这个假新闻后面是一个政治手段的操弄所以,所谓的公开是真的公开吗现在的状况在于每一个在使用媒体的人,对于媒体内容审议的能力究竟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在自由市场,或者说在民主社会,拥有新闻自由的地区,是假设所有的阅听人都有完全审阅、自由选择要阅读什么,他相信与不相信,他的标准是什么 在新闻学院都可能会提到这样的理论,但实际上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完全实现,没有一个完全竞争市场,也没有一个完全成熟的媒体市场 媒体的背后我们就不说是什么了,大家都会知道所以以现在中国的政治体系来看,是把它放在台面上管理的,民主的体系下是用通过金钱来游说政治家去执行财团想要的权力哪一部分更黑暗呢所以说去了美国都会知道那个”老大哥”在看着你,所有人都知道有这个”老大哥”,非常有可能这个”老大哥”并不是政府,而是财团,这不就是资本主义吗 但是在实行社会主义的大陆,我觉得做法上是有差别的,所以当然要能够接受别人这么说但如果你理解了,最终是要让阅听人有自己选择,他自己知道哪些信息是要他会健康有效地使用的,我们应该期待那一刻,而不是管理的方法 我们讲,一个自由民主的环境,就像前面说到的媒体这一点所谓媒体的阅听人,他们都是自主的吗他们都是独立思考的吗我们刚才讲了美国大选的假新闻,事实上就是另外一个政党通过一个基金会或中介,在Facebook上去放的消息,这个消息事实上Facebook还收钱去帮他们做了广告,Facebook说他们没有办法审查,但是这已经产生效益了,已经造成这样的结果了,再往回追究也没有意义所以你会发现,如果美国是民主的发源地,那么阅听人也是不自主的,他会被看上去是媒体的操弄,但后面就是既得利益者操弄的,他可以这么精准地操弄 台湾也是一样,它明明不是这样,但只要媒体形成了一个话语,大家都会产生这样的行为,这在选举的时候有一样的操作选举那一刻的那个新闻,虽然有好多的管理条文要求不可以这样,不可以那样,但是实际上阅听人就是不理性的 所以最大的门槛不在于,媒体要提供什么样的内容,最大的门槛是既得利益者不愿意把这个东西真的返还于民,就是说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的民主的那个时候,这些东西都还是有可能被操弄,而被人家看成是另一种解释恐怕这还是一个政治问题,但是我觉得如果可以看得更长远的话,文化的力量可以去调和这个,但这需要一代一代花时间去推动 记者:台湾在整个发展过程中,最初在蒋介石时代发生过二二八事件,在漫长的戒严时代,还发生过许多的社会动荡,一直到八十年代后期,蒋经国开放了党禁报禁,之后进入了民主社会而在台湾进入民主时代的同时期,中国于1989年发生了六四事件,六四事件对于台湾民众而言,无论是上了年纪的,还是现在许多的年轻人会是一个恐惧因为年轻人这个群体很容易投身于社会运动中,就像台湾前几年也发生了太阳花学运所以六四事件是否会让台湾民众想到过去的二二八事件 李骥:关于二二八事件,虽然我不太能代表台湾的年轻人,一般来讲台湾的年轻人真的是比较小确幸,所以他们对这个事件关注程度应该是不高的,第一他们自己没有经历,他的家里经历的也已经很少了我觉得对年轻人的影响应该是不大 如果从一般民众来讲,二二八事件更像是政治上的一种旗帜,它在必要的时候拿出来说:”有这样背景的人就应该投我的票”现在来讲,对于深绿而言就是一个召集令的作用 只是这个事件对现在的人们会不会有影响,我个人觉得,一般普遍性的影响并不大,在政治改革的过程中,会不会有一些这样的事件出现,当然我不是受害者,所以我不能说他们有没有苦但是从历史里来看,这样的事件在所有地区、所有民族、甚至所有国家都是反复发生的,只要目标是要去一个更好的阶段,也许,我们应该引以为鉴了,不要在发生,这个比较重要 但是一直去诉说过去这些事情,真的就是一个政治口号因为我们是受害者,所以我们就要一起团结起来投票把那个政党投下去我赞成偶尔的轮替是不错的,但是麻烦不要带着这样的仇恨,我们每天生活还是生活在蛮平和的环境里,还是一个很友好的环境里的台湾人都是很友好好客的,这点和大陆人都是一样的 记者:那么大陆的六四事件会不会让台湾的很多人感到恐惧 李骥:天安门事件,我那个时候已经20多岁了完全不意外,台湾的国民党政府当然会拿这个事件作为宣传,事实上国际上也是会这样但是一段时间后你会发现,这个体制有没有因为这个事件而改变的确有执政者发现,他需要做些改变,而这些改变有没有往正确的方向走看起来也是,如果你从结果来考虑的话 所以有一群人用了他的努力,去让后面这一群人过得更好,他们也做了相对对的事情,而执政者也在调整,实际上很难一触可及就像台湾的”新南向”政策,车子可以直接转方向,